弹簧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弹簧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市公司高管缘何踏上不归路自杀名单透出跌宕商界纷争-【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0:10:30 阅读: 来源:弹簧机厂家

贺旭亮:死亡悬疑

国资基因

流传于网路的几张照片上,他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种东方式的儒雅如今看来仍令人唏嘘不已。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轻生举动,让本已波诡云谲的资本市场笼罩上一层黑色变故,几乎罕见关于他的任何新闻。

7月6日晚间,无锡市位于永丰路的南洋花园某幢13楼,一个中年男子的身体悬挂窗外,他与人世间的连接已仅剩最后几秒钟。尽管妻子尽力伸手去拉他的脚,却最终失去了平衡。

上市公司无锡华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这是贺旭亮生前的最后一份职衔。

死讯传出,对于他的自杀解释,流传于坊间的却是迥别说法。从华光股份官方发布的公告看,公司将其死亡原因归结为“不慎坠楼身亡”;公司董秘更表示:“可能是失足”。

“自杀是因为夫妻关系不和”这一消息也从国联集团内部不胫而走。但贺旭亮的父亲坚称,儿子与儿媳感情很好;其妻的一句“死因要问国联”更令事情如堕迷雾。也有来自不同渠道的内部人士透露,他的坠亡可能牵涉公司财务经营问题、资产重组个人工作安排、个人经济“黑洞”被查等。

“双料”主管

值得注意的是,贺旭亮除了系公司总经理外,还拥有一个敏感身份公司历年财报主管会计负责人,这让许多人将目光对准了他执掌的公司财报,试图寻找蛛丝马迹。

公司今年一季报现金流量表显示,1-3月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入为-2.29亿,而去年同期的净现金流入为-2632万;现金流出却大幅增长了1.44亿元。

另一方面,该公司一季度应收账款金额大幅提升了27%至6.08亿,显示该公司销售回款并不理想,货款拖延严重。一季度公司筹资现金净流入仅为44万,与去年1.87亿的数额不可同日而语。

资金链吃紧,华光股份在收购资产时却蹊跷地挥金如土。数据显示,一季度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达到5848万,投资支付的现金为1000万;而去年上述两个目录的金额仅为1905万。

不过,也有不少人认为,即便公司有经营和财务问题,总经理并非直接责任人,上面还有董事长和大股东,似乎没有必要为此走极端。由此而衍生的分析称,总经理、会计主管集于一身的敏感身份更令人浮想联翩。

隐秘纠葛

随着贺旭亮的一意孤行,华光股份与大股东国联集团的各宗纠葛也浮出水面,是否其中隐含着他的神秘死因?诡异的是,一方面是国联在为华光提供贷款、纾解现金流之困,另一方面却又继续占用着华光公司的资金。

4月贷款公告称,华光公司控股子公司无锡惠联热电有限公司和无锡惠联垃圾热电有限公司向无锡市国联集团、无锡国联环保能源和国联财务申请贷款,这一系列贷款总额达到8.05亿元,其中多数为不计息贷款。

而据江苏公证天业会计师事务所2011年4月15日出具的一份 《关于无锡华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的专项说明》文件显示,包括华光股份大股东国联环保、关联方国联财务在内的数家公司累计占用华光股份资金3.07亿元。

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又因为坊间的一个消息发酵为另一种自杀的可能性。有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称,贺旭亮坠亡可能与国联集团打算进行的一个资产重组有关,这个方案会涉及大股东以及上市公司高层的人事变动,贺旭亮总经理的位置可能会被其他人取代。

高庆昌:自杀谜团

星夜“陨落”

如果说,国企高管贺旭亮之死有一种罕见的背景色彩,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的自寻短见则更带着民营创业家的“集体忧郁”。 5月一个凌晨,山东淄博鲁信花园的寂静被一个老人的高空坠落打破。

本该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巅峰时刻,刚成功冲击深交所的高庆昌却以自杀之举留下一桩奇案。坠亡之后的第三天,关联公司万昌股份的股东艾群策高调现身,公布了其与高庆昌生前的交往细节。

对高庆昌之死,他评价道:“如果他不是英雄,那就是枭雄,我对他的评价是忍辱负重、坚韧不拔、不择手段、幡然悔悟。 ”

根据招股说明书上的介绍:生前不仅是万昌科技董事长,更兼任万昌集团执行董事、万昌股份董事长、富宇置业执行董事、万昌化工设备董事等数职。

但离奇的是,身居万昌股份董事长要职,他曾六年不开股东大会、不分红、不披露经营业绩,而万昌科技却成为他的IPO载体。公司上市时,高庆昌持有万昌科技30.44%的股权,位列第一大股东。是否涉嫌转移资产,也就成了高庆昌身后的第一个谜。

致命举报

这个谜团的形成背后,是一份特殊的举报。万昌科技挂牌前一天的5月19日,万昌科技关联公司、山东万昌股份股东艾群策向证监会举报,作为董事长的高庆昌涉嫌掏空万昌股份资产,将其转至即将上市的万昌科技;另一面却遮掩万昌股份的经营业绩、长达6年不开股东会。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事实上,高庆昌早年的发家也和举报有关。 1998年,因为上市名额有限,万昌股份和莱芜的山东华冠集团捆绑上市,根据方案,一年后即分拆。

由于是华冠吸收万昌,两家企业合并后,高庆昌任副董事长。但此后华冠的上市之路,却走得曲折离奇。其“两次通过证监会审核,又两次因为被人举报而搁浅”的情节,成了中国股票市场上绝无仅有的案例。

最戏剧化的是第二次。在上市前夜,高庆昌和万昌股份的一位副总举报华冠财务造假,证监会立即火线叫停华冠上市。举报内容是“万昌为了提高与华冠的换股比例虚增利润”。

2006年,华冠董事长王士范因贪污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一年后,高庆昌一手导演了华冠的破产。

乐极生悲

两次“自愿”折戟的高庆昌,虽在上市的财富通途上千里急行、并一鼓作气跑到了终点,自以为胜券在握的他想必也未能参透自己的命运。

被举报“万昌科技掏空万昌股份资产”后,他在艾群策等股东的高压下,终于坐到了谈判桌旁。最后的协调方案是:高庆昌吐出侵占的股东利益,通过换股方式,由艾群策重组的华冠控股万昌科技,高庆昌则任两家公司的法人。

自以为已经躲过一劫的他,却没能躲过命运的 “审判”。按照原定计划,高庆昌坠楼前一日应直接从深圳飞赴青岛,但行程临时生变,他取道回淄博举行了上市庆功会。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高坠楼前的庆功会上,见的最后一拨人,是一些相关部门的高层官员。

而他生前曾对人提及,其名下3000万股万昌科技中只有600万股是他自己的,其他均为替某些官员代持。无论如何,拼着狠劲闯荡一生的高庆昌,如今躺在淄博郊区的玉皇陵公墓里。半山坡上,一块无字的黑色墓碑,小小的十多厘米高的一块灵牌静默地放在墓碑前。

北京新品上市会舞台搭建

无线蓝牙音箱怎么申请FCC认证

北京西瓜地杀虫剂

公园游乐设备

便携式臭氧泄漏检测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