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簧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弹簧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千亿抢食战二手机械的进口与阻击-【资讯】游泳馆

发布时间:2021-07-19 11:42:21 阅读: 来源:弹簧机厂家

千亿“抢食”战:二手机械的进口与阻击

[ “国内厂商一直呼吁要限制进口二手机,但为何一直没能把日立和小松从中国赶出去?甚至连韩国大宇这样一个被收购的品牌都搞不定。” ]

5月29日中午,中国最大的进口二手机械交易市场——深圳凤凰工程机械交易市场(下称“凤凰市场”),来自四川的商人张云安正在物色一台进口二手机械,“我从来不考虑国产机。”他说。

与张云安的表态针锋相对的则是国产机械行业日益高涨的反对呼声,甚至在今年3月,三一重工(600031.SH)总裁向文波(微博)也在微博上呼吁立法禁止进口二手机械。

另据《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过去两个多月来的调查,这是一个牵扯到国产机械商与二手机械进口商宿怨、交易金额已超千亿、体量巨大的隐秘市场。

而透过这场各方势力角逐多年的千亿“抢食”战争,也依稀可以窥得见4万亿计划过后,国产机械行业所面临的不堪与焦虑。

只要进口的

广东是一个使用进口二手机械非常普遍的地方,走进凤凰市场,满目可以看得见犹如电影《变形金刚》中的一些场景——四处摆满着包括加藤、日立、小松、卡特等二手机械。

在张云安心目中,进口二手机,特别是原装的,使用起来故障率低,而其较好口碑则在各工地的租用中备受欢迎。他对本报记者表示,他身边的同行购买二手机使用几年之后,其保值率依然可观,能以较高的价格将之再次转手。

而这样的例子在凤凰市场比比皆是。

三年前,邱生花了28万元购买了一台原装卡特200B挖掘机,现在他要把它转卖出去,报价是22.3万元。“三天前我已经卖出去了。”他对本报记者说,“这比在银行存钱还合算。”在过去三年,这台机子几乎没有给他带来任何麻烦。

然而,这并不是唯一带给国产机械商不安的地方。

今年4月18日,利氏兄弟拍卖行在北京举办了其在中国的首场无底价公开拍卖会。利氏兄弟拍卖行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拍卖公司,它委托的货物来自全球。

在当天的拍卖会上,仅上海金吉昌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一家就成功拍出了10台进口的二手小松。“在质量和性价比上,国内客户更认可进口二手机。”该公司总经理谢倩波对本报记者说,利氏将为中国的二手工程机械市场打开一扇窗口。

谢倩波举例说,一台中外合资的新款小松,在江苏的报价是108万元,而在当地目前的工时费是200元/小时,假如机主一天工作20个小时,能拿到手的是4000元,一个月就是12万元,一年总共是144万元,而买一台进口原装二手小松只需要70万元左右。“这对于用户而言,意味着少投入、大回报。”

深圳市工程机械经营商会会长董志明则告诉本报记者,最早进入内地的进口原装二手机,来源于当地华侨的赠送,而进口二手机这个行业在中国已经有20年的历史了。

董志明介绍说,1989年左右,进口二手机械开始陆陆续续地从日本经由香港进入内地。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山东的小松花、合肥的日立等国产机械商采取中外合资的方式,使得中国工程机械技术与国外的差距不断缩小。

另据深圳市工程机械经营商会与香港电器机械经营商会2011年的统计,目前深圳和香港分别有25000和30000人正在从事这个行业。

谢倩波说,在排放标准上,进口原装二手机比国产机高得多,它们在原产国业已经过严格的排放认证,并在每一台机子的发动机上都贴有标志。“国产品牌在国内达标,但在欧美和日本未必就能达标。”“国产品牌没法打入这些国家的市场。”

在业界则流传着这样的一则消息,今年3月份,某个国产机代理店在江苏昆山和进口原装二手机进行了一场油耗大比拼,但在比拼没有结束之前,该店老总赶紧上前说道:“赶快停住!”

“国产机的油耗在每小时19到25升之间。”谢倩波说,“与国产品牌不同,日本等国家已经在发动机上进行了技术的革新,从柴油直喷改成现在的高压共鸣电喷,从而减少油耗。“这些机子,现在已经达到了欧洲的第五号标准,而国内还处于第三号标准。”

张云安这次来深圳买进口原装二手机的钱,是从家里的存款以及跟亲戚朋友借的,事实上,他只要几万元的首付就可以购买一台100万的国产新机,但他仍坚持买进口二手机。

呼吁限制背后

过去十年,大量的国外二手机不断取道中国香港涌入内地。以挖掘机产品为例,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它在国内市场的总销量高达17万台,其中自主品牌挖掘机新机销量仅占39.11%,进口二手挖掘机的占比则达到14.25%。

国产品牌工程机械的销售量正在下降。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1月,工程机械行业八大主要产品产销同比增长23.15%。但其中,平地机销量较去年同比下降14.1%,挖掘机较去年同比下降3.96%。

在谈到最近以来行业的整体表现时,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会长祁俊在一次相关的会议上说,行业普遍面临效益下降的现象。

根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对行业重点13家企业集团的统计,2012年这13家企业的销售收入3698.6亿元,比2011年下降了3.68%;利润下降了223.43亿元,降幅达34.1%;收入利润率由2011年的8.83%降至2012年的6.04%。

呼吁对进口二手机进行限制的厂商认为,公司业绩如此糟糕,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进口二手机的冲击。“国产品牌的确受到了一些冲击。”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副秘书长王金星对本报记者说。

而去年“两会”期间,山河智能董事长何清华提交了“关于强烈要求严格限制进口二手挖掘机的提案”,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以政协委员的身份来说这个事儿了。

而今年3月份,向文波则在微博中质疑:在“新机旧机均可保供”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进口二手机”?全球挖掘机品牌都在中国有工厂,挖掘机保有量已经超过了150万台。

“我们肯定要反对,市场是自由的,为什么要限制我们?”香港电器机械经营商会会长陈亮对本报记者说,“我们从日本进口的二手机,质量没问题。质量不保障是赚不了钱的,根本没有客户要。”

祁俊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并没有对二手机进行限制,而是要对其制定相应的标准,特别是安全标准和排放标准,达到这个标准就可以流通。“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有需求,就会有市场,不存在有限制。”

向文波在另一条微博中称,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就会成为工程机械的垃圾场。不过,矛盾的是,三一重工在凤凰市场也设有自己的档口,里面停放着四台挖掘机,两台是三一重工自主生产的,还有两台则是进口二手机。

不过时下,无论是国产机械还是进口二手机械,日子都不太好过。

何清华在提案中透露,2003年,进口二手挖掘机占国内市场挖掘机总销量超过80%,但这一比例在两年后降到了50%左右;而到2009年~2011年,这一数字已在20%以下,其中2011年14.25%创近9年来新低。

董志明则说:“前年进来货至今没有顺利售出。”仅就挖掘机,今年前两个月累计销量为11328台,同比下降了47%。

“大家生意都不好。”王金星和董志明不约而同地表示,摆在他们面前的另一个现实是——随着2008年4万亿计划拉动内需能力不断减弱,国内的重大建设工程每况愈下,对挖掘机等工程机械的需求越来越少。

祁俊表示,2011年4月~2012年期间,工程机械行业已经面临了需要调整的地步。“对行业来说也是个好事。”

而影响进口二手机市场占有率的另外一些原因是,董志明说,来自相关部门一些不成文的“口头限制太多了”。他说,3年前,一台二手机从日本运到香港地区再经过各种安检之后,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到达内地,但现在则需要半年,甚至更长。“审核越来越严格。”

关税也在增加。董志明说,一台200型号(重量20吨)的小松,三年前仅需要四五万元人民币的税,但现在增到了八九万元。但祁俊对本报记者表示,一直以来,中国并没有对进口二手机提高过进口税率。“还是跟以前一样。”

两种不同的选择

“过去几年,借着4万亿计划的东风,国内很多新入行的用户加入了工程机械的行业。”谢倩波说,“在2009年至2010年期间,这个行业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也正在这个时候,国产新机和进口二手机才发生了冲突。”

而选择扩大产能,仍然是国产机械行业不变的策略。

三一重工的新闻联系人熊琦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以往行业发展规律来看,现在是生产和销售旺季,扩大产能不会加重企业负担。

而在董志明和谢倩波看来,国产品牌在技术的革新上,所投入的资金和精力太少了,相反,他们对市场的占有率更有兴趣。在4万亿计划实施之前,国内的挖掘机每年产量不到3万台,而现在已经增长到每年26万台,翻了将近10倍。

以挖掘机为例,2011年,全国总共生产了17万台挖掘机,但实际的销售为15万台。“全中国所有的代理店都存在库存。”谢倩波说。

和业界普遍认为的一样,谢倩波说,在国内,一些合资企业品牌的确有着足够的立足能力,但与欧美和日本的原装机还有相当的距离。“东西好,自然就卖得掉。”在他看来,这是市场的规律。

另据全国设备租赁及二手设备专业委员会统计,截止到2010年底,全国工程机械二手设备交易额已突破1000亿元——相当于2012年整个云南省经济总量的十分之一,而交易台数则突破500万台。

在谢倩波看来,与其呼吁政策的保护,不如专心提高自身的技术。“国内厂商一直呼吁要限制进口二手机,但为何一直没能把日立和小松从中国赶出去?甚至连韩国大宇这样一个被收购的品牌都搞不定。”

与国内制造商的选择不同,谢倩波在欧美和日本等国家考察时发现,这里的制造商更加关注如何适应用户的需求,而不单单是强调市场的占有率。比如,面对用户提出要降低油耗这样的要求时,制造商的做法是,改造油电混合版,把回转部件变成电动。

效果是明显的,在江西对小松用户进行采集时,谢倩波发现,一台巨大的PC200-8M0,最低油耗能降低到15升/小时,而此前则是在20升/小时以上。

谢倩波最近要参加一个国内行业的再制造研讨会,就是如何对二手机进行再制造。从2007年至今,工信部等国家部委已经出台了至少9个再制造的扶持政策。“不管是进口的还是国产的,如果我们能够进行再制造,就可以填补中国多年来的一个空白。”

在发达国家市场中,再制造服务业已经成为一个重要产业,几乎扩展到汽车、机电设备、国防装备等所有领域。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再制造服务产业年产值已超过1400亿美元。

“中国工程机械市场再大,也有新机饱和的时候。”谢倩波说,“到那时候,中国也需要借助进口二手机械行业的力量把这些淘汰下来的设备卖到国外去,以形成资源的循环使用。”

有业内人士根据卡特理论预测,未来中国再制造产业规模将达到每年100亿美元。“中国目前有150万台属于半淘汰的三手机,如果能够通过再制造把它们销售出去,利润非常可观。”董志明说。

国产机械竞争力在哪儿

但国内二手机械产品尚不具备与进口设备同台竞技的能力。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国内工程机械行业起步较晚,外资品牌掌握众多产品核心技术,中国的二手工程机械设备质量本身就不具备太强的竞争实力。

另外,欧、美、日、韩等国家环保意识很强,对本国的设备使用有着严格的控制,一台新的挖掘机,工作时间只要超过5000小时,就会被强制送到服务点维护,这样良好的保养习惯令国内二手机械行业望尘莫及。

即便如此,也仍不能忽略进口二手机械的另一面——目前中国对进口二手工程机械缺乏法规管理,如果任由国外二手设备流入中国市场,将会埋下巨大隐患。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秘书长苏子孟曾在多个场合提出,中国应调整对二手工程机械的进口管理政策,特别对制造年限超过5年、排放严重超标、能耗明显过大、存在安全隐患的二手设备的进口要进行严格控制。

另据尚普咨询《2013-2017年中国其他工程机械市场调查报告》,中国目前尚缺乏完善的二手机评估标准,只能根据机器设备的使用时间、年平均使用时间、发动机和液压泵的大修周期和使用工况等信息自行判断,很容易出现为牟取私利而进行各种暗箱操作的行为,进而影响整个二手机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

作为日本品牌小松的代理商,谢倩波说,日本的工程机械二手机市场非常发达,已经形成了稳定的二手机货源。“小松的二手机业务非常成熟,他们拥有一套完善的业务流程,能确保设备评估的客观性、公正性,从而获得用户的认可。”他补充说,小松还建立了一套非常完整的二手机拍卖体系。

“就销售而言,怎么流通才是合理合法的?政府一直都没有明确。既然没有明确,行业就认为什么都可以干。”谢倩波说,凤凰市场的工程机械设备百分之百的合格。他说,对于这个进口二手机械行业来说,最大的不利是政府没有出台一个明确的政策。

祁俊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国家工信部和商务部对二手机械正在制订相关的政策。这样的政策,针对的不单单是进口二手机,同时还有国内的二手机械市场。他说:“同样的标准,对二手机的安全性和环保性要求更高。”

昆山牛皮癣医院牛皮癣患者治

站桩注意事项站桩禁忌站桩后

别把站桩功法当扎马步